第十卷 七界之巅 第二二四一章 西军之帅

目录:至尊剑皇| 作者:半步沧桑| 类别:散文诗词

    从实力上,洛帅与玉剑郡主相差并不大,后者虽是有地岳剑魂,可是,在修为上则是稍逊,若是两者比武,输赢大约是四六之数。

    若是秦墨出手,将玉剑郡主的佩剑修正成功,两者之间的输赢之数则会扩展,洛帅寻求郡主的希望自是迷茫。

    秦墨淡淡冷笑,迈前一步,不准备避其矛头,要给洛帅一个难忘的经验。

    砰!

    一股炽烈浩荡的气味汹涌,化为一座熔炉,在秦墨头顶悬浮,宛如一座火山喷射,将雪城的寒气扫荡一空。

    秦墨双拳握起,一种狂炽霸烈的拳势涌动,冲天而起,将洛帅的压力扫荡一空。

    雪城中,许多强者正在重视这儿,见此情形都是震慑,都知道这位张大师是玉剑郡主约请来的,却是想不到,这个年青人的实力如此强壮。

    “想不到,张大师不仅是一位传奇铸器师,也是一位绝世强者。”

    “我们郡主的魅力可真大啊!连这样的青年天才也倾慕跟随而至。”

    “这一战无论谁胜谁负,又将成为皇朝的劲爆音讯,也不知张大师能否打败姓洛的。”

    人们议论纷繁,却是听得秦墨嘴角抽搐,他是被逼出手,怎样到了他人眼中,便是两个男人为绝色大打出手。

    轰!

    巨鹰上,洛帅沉声爆喝,首先出手,他是很意外,想不到张大师的实力竟是如此强壮。

    来此之前,他也具体调查过,这个铸器师却是凶猛,可以打败厉将军,乃是一位可贵的高手。

    不过,在洛帅眼中,厉将军仅仅一个小角色,这个张大师就算胜过十个厉将军,也是缺乏为惧。

    此刻,感受着这股无比炽烈的气机,洛帅感受到一种压力,不再踌躇,首先出手了。

    一拳轰出,有气势磅礡之势,这便是洛帅的拳势,在年少时,就有极大大志,由此蕴养出这样霸烈的拳势。

    秦墨并未出拳相迎,而是张嘴大吼,一道声波冲天而起,竟是将霸烈拳势生生吼碎。

    远处,观战的许多强者闷哼,纷繁后退,七窍流出鲜血,都是显露震慑之色。

    这样的声波攻势太可怕了,如浩瀚相同,一会儿将整个雪城笼罩,让人避无可避。

    秦墨双目闪烁,跳动着焰光,那是交融太阳真火,青金神焰的力气,一旦迸发有惊天动地的威势。

    关于这个洛帅,秦墨不准备留手,既是出手了,就要在一会儿轰杀对手。

    嗡!

    剑吟响起,一道剑光斩至,将坚持的两人切割开来。

    “张大师,你是本郡的客人,不要因而卷进其间。”

    雪雕上,玉剑郡掌管剑而立,散发着无比矛头,一股剑意席卷而至,笼罩洛帅,构成两人包夹之势。

    “洛帅,你未经答应,闯入本郡的封地,仍是趁早离去。否则,本郡会追查你的得罪之罪。”

    玉剑郡主这般说道,口气有着严寒。

    明显,这位绝色女子发怒了,在她的封地上,所约请的客人被得罪,这是不能容忍的。

    洛帅脸色连变,终是挑选畏缩,刚一交手,他就知道,秦墨是一个劲敌,即便全力比武,输赢也是一个未知数。

    至于玉剑郡主,整个砺剑皇朝中,都无人有任何胜算。

    巨鹰长啸,振翅飞翔,须臾之间,已是消失在天边。

    秦墨看了看玉剑郡主,点头致意,他才是理解,玉剑郡主如此年青,就能身居陈旧皇朝的高位,却是过人之处。

    “张大师,抱愧!由于本郡之事,将你牵涉进来。”

    雪雕落地,玉剑郡主前来致歉,表达诚挚的抱歉。

    秦墨浅笑摇头,并没有说什么,眸光却是看向天边,跳动着莫名的冷意。

    那个洛帅临走前,其杀意已是不行按捺,明显是对他动了极大的杀心。

    若有时机,秦墨也会很爽性,将这个风险敌人击杀。

    不过,在砺剑皇朝中,很难找到这样的时机,西军团的统帅若是被杀,动态就太大了,远非击杀一个厉将军那么简略。

    玉剑郡主私自叹气,她看出了秦墨的心思,却也没有说什么。

    ……

    雪城,背依成片雪山,这是一片冰封之地。

    在雪山的另一边,便是东方大州的极北之地,也是砺剑皇朝旧日根基之地。

    在雪城的这些天,秦墨了解到,玉剑郡主的这块封地,获封时有许多说法。

    这块封地虽是苦寒之地,可是,由于依托极北之地,也便是砺剑皇朝的祖地,颁发玉剑郡主时,皇室是以一级封地赐下的,表面上说得官样文章。

    雪山中,一片银装素裹,鲜少可见活物的身影,这儿很幽静。

    两道身影呈现,飞掠而至,在山间疾掠,正是秦墨,玉剑郡主。

    两人的行迹很隐秘,前往玉剑郡主所说的一处隐秘之地,那里封存着那扇神门。

    “这若是一级封地,那我宁可要二十块三级封地,你们砺剑皇朝的皇室还真不要脸。”

    行走在雪山的小径上,秦墨笑着说道,关于砺剑皇朝他可没有一点点尊重。

    “张大师,这是在砺剑皇朝中,你莫要口无遮拦,让本郡尴尬。”玉剑郡主轻叹,有些无法。

    这位传奇铸器师言辞总是这般锋锐,若是其他男人在她面前,都会有些当心,忌惮她的心情,这男人却不同,言辞总是如此尖锐,关于种种工作言必有中的指出利害。

    秦墨并没有重视玉剑郡主的心情,他环顾四周,调查这片山势,发现了许多端倪。

    “这是一处陈旧的遗址,被冰封了。”

    目光如电,秦墨看到雪山内部,有着一片广阔废墟的概括,似是被冰封了良久年月,不见天日。

    “张大师,你对情势也有研讨?”玉剑郡主有些惊异。

    这片地形的隐秘,她也是推测良久,才是探究出一条通道。

    “身为铸器师,自是要涉猎其他,否则怎么可以铸成神器。”秦墨这般说道,却是脸不红心不跳。

    他的铸器之技,才学习不过数月,若非是有灯灵在,关于铸器的许多方面都是外行人。

    小径止境,路断了,被一条山崖间隔,崖下深不见底,似是通往修罗界的地心。

    “这儿没路了?”秦墨蹙眉,凝视前方,看不清路程。

    前方,一片迷雾显现,遮盖了他的双眼,即便以他的眼力,也难以看透。

    “张大师若是连这儿也能看穿,那本郡就真的大受打击了。”玉剑郡主说道。

    她也不隐秘,奉告这是她发挥的禁制,以地岳剑魂之力,将这儿封天锁地,外来人底子看不出端倪。

    “玉剑郡主的地岳剑魂,已是快要大成了吧?竟连这样的剑域也能安置出来,底子看不出一丝端倪。”

    秦墨这般赞赏,很是真挚。

    他也身具开天剑魂之力,自是知晓要做到这一步,有多么困难,需求关于自身剑魂的掌控,到达一个精深的境地。

    而且,自身的剑魂也要挨近大成,才干安置一处剑域,外界发觉不到一丝端倪。

    “本郡的剑魂可以到达这一步,也是机缘巧合。”

    玉剑郡主这般说着,大氅掀动,玉指点出,前方的断崖开端发光,冲起一道道剑气,交错成一条发光路程,一向延伸向对面。

    “张大师,请随我来。”玉剑郡主暗示。

    “我踏上这条路,就没有回头路了,郡主可不要坑算我。”秦墨蹙眉,这般说道。

    “张大师……”玉剑郡主娇嗔,虽是披着大氅,仍然有鲜艳的光荣流露而出。

    她有些责怪,虽是知晓秦墨是打趣之语,可是,这个青年一向正襟危坐,会忽然开打趣,却是让她有些不习惯。

    秦墨没有说什么,紧随其后,踏上了这道光路。

    一道道剑气交错,构筑成的这条路程,竟是无比平稳。

    下方,崖下不时传出怪异的吼叫,似是有可怕的生灵在崖底游荡,甚至有一双双可怕眼眸亮起,凝视着秦墨,玉剑郡主。

    “这雪崖下的生灵,究竟是什么存在?郡主你有探究过么?”秦墨问道。

    他六识敏锐,发觉到风险,崖下的那些生灵都无比强壮,似是灵体的存在。

    惋惜,此行很隐秘,琊并没有亲身跟来,否则秦墨就能探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