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我心地仁慈

目录:我的小人国| 作者:青衫小白| 类别:散文诗词

    咚!

    损坏神神像回到了随身秘境之中,寻了一处山沟慢慢半蹲了下来之后,就从头化作了普普通通的雕像。

    大圣带着石猿一族抵达了这雕像邻近,一声咆哮之后。

    石猿一族纷繁在神像邻近修建起祭坛,安置起各种典礼用品了起来。

    萧羽成心与树界尊者商洽,并自动开释好心。

    看似是以退为进的交际手法。

    事实上,便是由于损坏神神像这一次的持续时间有点久了。

    萧羽有点忧虑对方背注一掷后,自己这边损坏神神像耗费太大,且有几率忽然死机。

    那样的话,失掉了最大主力的自己,没打赢就算了。

    要害是还会一会儿泄露。

    让其他实力十分困难建立起来的炎黄伟人一族恐惧如斯的形象狠狠的打一个扣头。

    至于护卫古树大陆土著们去神迹之城。

    这也是萧羽最初容许过那天命之子黑jīng灵的许诺。

    萧羽自问自己仍是一个诚实可靠之人。

    许诺过了的,能做到必定会做到!

    所以,跟着损坏神神像消失在古树大陆。

    零零散散的战役也随之在古树大陆中止。

    神迹之城的钢铁车队也得以一路顺风的抵达了古树大陆深处,接走那些当地土著。

    蒂西亚帝国的皇族们,在得知了树界尊者派来的使者奉告的状况之后。

    第一时间都觉得这是树界在哄人!

    却不想,没多久,来自神迹之城的钢铁车队居然真的开来了!

    那通体钢铁金属铸就,巨大,粗糙偏偏很有用的炼金傀儡。

    能够说现已是神迹之城的标志物之一了。

    除了神迹之城。

    没有其他实力有这个资源玩得起如此糟蹋的炼金奇物!

    “战役完毕了?”

    蒂西亚皇女有些失神的站在了一辆电动三轮车的后车厢边际,望着顺着钢铁铁板桥爬来的大批子民,心中模糊。

    “仅仅休战算了。”

    蒂西亚三王子看了看自己的老姐,小声主张:

    “古树大陆必定还会持续迸发战役的。”

    “超大陆,没有哪个实力舍得抛弃。”

    “这不过是树界缓兵之计算了,不过殿下能够赞同看来也有自己考虑。”

    “对了,皇姐。”

    “怎么了?”

    “去了神迹之城,咱们的皇室身份就真的只剩下声誉了。”

    “为了皇族能够复兴。”

    “皇姐啊,你是咱们一族里气质最好,最美丽动听的了。”

    “要不要考虑一下,去当那位殿下的侍女啊?”

    蒂西亚皇女眉头轻轻皱起,旋即解开:

    “能够啊,不过以咱们的身份,未必有资历能够进去那侍女团。”

    “究竟,风闻里,那位殿下的侍女团,已然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准备女神团了!”

    “甭说咱们这些失掉家乡的流浪者了。”

    “便是许多晨星巫师或顶尖大实力豪门里的绝世天骄。”

    “也不乏有被组织去了神迹之城,寻时机进去那侍女团以图一飞冲天之机缘的。”

    “你家皇姐……未必有这时机啊。”

    …………

    古树大陆百族土著们的搬家很顺畅。

    树界那儿展现出来了非常好的礼仪,甚至还沿途送来的食水。

    搞得护卫部队都能感觉到,更惧怕休战协议损坏的不是他们而是这些树人。

    萧羽则是与那树界尊者参议一些细节,得到了一个五天之后再议,议和期间树界绝不安置新法阵的许诺后,于海岸边留下了十万戎行驻扎,邪神们持续护卫连接点。

    然后萧羽便快速离开了小人国,再次回到了实际国际老家。

    一到老家。

    萧羽开端把没演完的大戏持续演了下去。

    首先是那片安眠国邻海。

    月光虚影光焰在燃烧了快半小时之后,总算平息。

    然后,一向着急的等待着战况的各大实力便纷繁瞧见,海面上惊涛骇浪。

    那半小时前惟我独尊,横扫了大**队,无视炮火的损坏神神像,居然消失了!

    “这!”

    “这是怎么回事?”

    各国的查询总部当即传来一阵阵惊呼声。

    旋即,有观察员发现了阿格拉圣城的反常。

    却是那呼唤出了可怕的损坏神神像的圣城圣殿地点。

    忽然被一道月光从空中笔直落下。

    旋即,那位九死一生的奸细,趴在百米外的地板上,惊叫着望见圣殿在月光照射下燃烧了起来。

    一起。

    食尸鬼大军也遇到了月之女神的英灵骑士们,伴跟着月光一道道落下,连接了六合之间。

    一个个食尸鬼不甘的被净化为了灰烬。

    如此一来。

    尽管没有超凡者跳出来进行说明。

    我们都能充沛发挥出自己的想象力,以为月之女神菲雅明显成为了最终的大赢家,打赢了损坏神神像之后,还有余力拾掇那些蜕化者。

    悉数完毕之后。

    大军围住了阿格拉圣城。

    关于这座城市甚至周边区域的湿婆神教信徒们。

    被吓怕了的不少军阀,已然悄然提议爽性悉数做掉,一尘不染为好。

    究竟,疯狂信徒们是不讲道理的。

    谁也不能确保,今日放过他们之后会不会留下后患。

    加上这样做还能在月之女神菲雅面前表一下忠心。

    对这些军阀而言,何乐不为?

    尤其是原先的婆罗门世家身世的人们,更是体现得最为活跃。

    好像不如此,不足以体现自己改过自新,与曾经的蜕化者划清界限。

    南德娜却是得到了月之女神的神谕。

    摇头阻挠了这些人的报复行为。

    “月之女神通知了我。”

    “在战役到最要害的时间。”

    “是湿婆神残留的毅力苏醒了过来,并大无畏的发动了自我牺牲之术重创了那些蜕化者的头目,这才让得此战能够如此顺畅。”

    “湿婆神教自身也是一种传承。”

    “就让它,在这座城市里存续下去吧。”

    南德娜发布了神谕之后。

    安眠国各大实力当即理解了过来。

    纷繁赞许月之女神心底仁慈。

    居然为那现已没有了真神的湿婆神教留了根基。

    尽管这根基现已缩水为了一座本便是其根本盘的城市。

    但是想想安眠国历史上发作的各种宗教改变发生的血腥严酷的事情。

    月之女神的行为,肯定是安眠国有史以来最仁慈的神,没有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