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露 第334章 困难的道士

目录:虫屋| 作者:金柜角| 类别:恐惧灵异

    管诺推开了窗户。

    雨被风吹进室内,落在他的脸上和身上,压下了浑身的烦躁。

    “他们到山上了。”庄泽坤说。

    管诺松了口气,“咱们要不要去接他们?”

    “清阳道人会把他们送过来的,”庄泽坤站了起来,他走到管诺身边,“这幢小楼曩昔是研究所的一个试点,尽管抛弃了好多年了,一些设备还在,我置疑……”

    他的声响低了下来。

    窗外黑漆漆的一片。

    雨声如同把一切的声响都盖住了。

    良久,庄泽坤的声响才再次响起,他说:“我早该想到的,薛山湖爆破后牵出来一系列的事,把我利诱住了……”

    “想到什么?”管诺问。

    “镜湖会内部斗的很凶猛,之前,孙修很得胡爷的信赖,罗成圆投靠了孙修后,黄鹄很长时刻都是被孙修压着的,我和黄鹄知道后,我提点了他几回,他是嫡派,孙修是外人。”

    庄泽坤回头看着管诺:“黄鹄死了,但对立还在,内院的人落到敌人手里,是肯定不会开口的,他们只会寻找机会逃走或许自杀,那天却有人想要灭她的口,那个人是镜湖会的,想借咱们的手,杀死舒星。”

    管诺听的很茫然,“杀掉舒星之后呢?”

    庄泽坤看着窗外。

    “是孙修的人做的,”庄泽坤拍了拍管诺的膀子,“镜湖会内斗的越剧烈,对咱们就越有利,你记住这一点。”

    ……

    姜游抱着姜末从押解车里走下,深吸了一口空气后,他从挎包里摸出一把伞,撑了起来。

    孙宇抱着招才站在一边。

    唐不甜在几个道士的帮忙下,把黄娟和舒星搬到了一个小推车里。姜游走到唐不甜身边,他打量了一下推车,然后说:“我说科长,你把你的木刀架肩上,然后一边一个,挑着她们去后山不就行了。”

    “你挑。”唐不甜说。

    “这个雨下了良久了,我骨头疼,”他向外望了望,看到清阳道人站在石道边,他想了一下,走了曩昔说:“道长,良久不见了。”

    清阳道人看了他一眼,视野在姜末身上停留了几秒,他说:“良久不见了,小友近来可还好?”

    “挺好的,瘦了,来的时分路上遇到了三个撑黑伞的,打起来神出鬼没的,好凶猛啊。”

    “你和他们交手了?”清阳道人问。

    “没有,我哪敢,我一直在车里,钟言,你知道他吧?”

    “我知道。”

    “他和他的人拦下了的,否则他们追到了白鹤观,就得你出手了。”

    “特科还有几个人呢?”清阳道人问。

    “他们有其他使命。”

    “去后山的路很难走,你和你儿子要不要在这儿,我让一个弟子带你去偏殿找个当地歇息一下?”

    “我抱着没事的,我原本是想等他晚上睡着了,我再悄悄溜出来,成果他晚上闹的凶猛,非要我陪着,不愿睡觉。”

    说话间,唐不甜那儿现已处理好了。

    他们开端往后山走去。

    两个道士开路,一个道士推车,唐不甜姜游清阳道人三人跟着车,孙宇抱着招才走在最终。

    天色很暗,石道湿滑。

    姜游小心谨慎地贴着墙体走着,“前次罗天大醮,如同走的不是这条路。”

    “前次走的是大道。”

    “大道和小路有什么区别吗?”

    “小路避开了有人的当地。”清阳道人简短地答复。

    “这气候,这时刻点也不会有什么人吧?”

    “不好说,老劲山是对外开放的景区,白鹤观仅仅占了老劲山的一块当地,”清阳道人叹了口气,“小唐,唐科长,庄泽坤和我提这件事的时分,我是回绝的,我不能把游客都拦在山下,后山尽管素日只要白鹤观的道士会去,可是,偶然也会有爬山露营的人。可是山上附和他的做法,我也不好再反对了。”

    “和我说没用。”唐不甜说。

    “我和金光寺的和尚主意是相同的,唐江市里的需求咱们出手的事,咱们义不容辞,可是这些……”

    “你曾经帮庄泽坤的。”唐不甜很记仇。

    “哎,这个,小唐,我是白鹤观的掌管,老劲山上出完事,这个职责白鹤观背不起来的,”清阳道人说着又叹了口气,“我也难做,之前查出来的沐心,我把他赶下山,他在道观里的分缘很好,除了内门弟子知道缘由外,外门的人,都觉得我是成心尴尬沐心。”

    “赶走后就没其他办法了吗?不是应该废了他的功夫,然后砍断手脉脚脉心脉什么的……”

    “白鹤观是个道观,又不是法律组织,你说他在山上埋几个神像雕塑,这个算违法吗?”清阳道人一边苦笑一边摇头,“你们特科的应该清楚,立案也是要满意条件的,他又没有直接害人的行为,要以邪教罪名去抓他的话,他一直在宣扬推行道教啊,做的比观里许多人都要好……”

    “你能够扎个草人,然后贴上他的生辰八字……”姜游很有主意。

    清阳道人脸黑了,他说:“咱们是正规道教,不是邪教。”

    “那就放他下山了?”

    “他下山后,庄泽坤那儿找了人,把他操控住了,可是,有许多香客都是他介绍的来的,他下山后,又不出去出面,许多谣言就出来了,最近香客都少了不少……”

    “当道士也挺不容易。”姜游很怜惜地说。

    “便是。”

    “那后来查出其他人了吗?”

    “查出来了,也监督住了。那几个出问题的经乐团,他们所属的道观,也都进行了自查。”

    “山里的神像都挖出来了?”

    “我亲身带着内门弟子,每人手里都拿着记录着神像身上灵力动摇的扫描仪,把整座山翻了三遍,最终总共挖出来89个白色神像,有没有遗失,这个就难说了……”

    唐不甜听着姜游和清阳道人的对话。

    走出了石道。

    雨如同小了一些。

    他们走上了木桥。

    晃动。

    姜游往桥下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深不见底,他急速移开眼睛,刚好看到黄娟轻轻抬起头,如同在和他对视。

    唐不甜发觉到了黄娟的动作。

    她应该是看不见的。

    唐不甜决断地向前走了一步,把黄娟从推车里抓了起来,然后拎着她箭步向前走去,一骑领先地走过了木桥。